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我坐,我坐。”

    慕初晨赶紧在夜君昊的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她听话的样子,又让夜君昊蹙了蹙眉,向来聪明的他,今天怎么都摸不透这个女人的心思,不知道她接下来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坐远一点!”

    慕初晨委屈,为了方便看着丈夫和儿子,她坐到了夜君昊的对面。

    被慕初晨直勾勾地看着,夜君昊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别看他冷着脸,其实面对慕初晨的时候,他是最心软的了。

    十一年前,他第一次去同学慕知远家里做客,看到时年才十四岁的慕初晨,他就觉得她是他命定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天,慕初晨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,清纯得让人多看两眼都觉得是对她的亵渎。

    自始,他就很喜欢去慕家做客,别人以为他是和慕知远关系好,殊不知他是冲着慕初晨去的。

    多年后,得知慕家有意与他结亲,他欣喜若狂,哪怕知道慕初晨不爱他,不愿意嫁给他,他也盼着婚礼的到来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能捂热慕初晨的心,婚后才知道她的心是石头做的,他捂了几年都还没有捂热。

    夜慕偶尔会偷看妈妈,每当他偷看的时候,初晨都会对他笑。

    夜君昊眉头紧锁,慕初晨大清早看到他和儿子时就哭个不停,现在又死死地盯着他和儿子看,更会对儿子笑。

    这,都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慕初晨了。

    此时,张姨把慕初晨的那份早餐端了出来,摆到慕初晨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慕初晨再次道谢,又成功地让张姨僵了僵。

    “太太。”

    张姨试探地开口,在慕初晨看向她的时候,她小心地问:“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慕初晨笑了笑,摇头,“没有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太太为什么向我道谢?”张姨内心是崩溃的,她好害怕呀,不知道太太突然间变得这么客气,憋了多大的招儿要对付她?

    慕初晨失笑:“张姨,你不用害怕,我没有憋着大招对付你,你帮我端了早餐出来,我向你道谢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姨瞧她说得真诚,不像作假,略略地松口气,赶紧道:“那是我该做的,太太不用客气的,太太慢用,我去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姨赶紧走开。

    虽说慕初晨说了不是憋着大招对付她,她还是防着,实在是太太性子反复无常,前一刻可以对着你笑,下一刻就能把你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君昊,你很快就要上班了吧?把慕慕给我吧,你先把你的早餐吃了,我喂慕慕。”慕初晨说着站起来,探过半截身子想把儿子抱过来。

    活了两辈子,她从来没有像此刻那般想抱儿子入怀的。

    夜君昊冷冷地瞪着她。

    夜慕又害怕地紧搂住夜君昊的脖子。

    父子俩的反应让慕初晨的热情冷却,她讪讪地笑,讪讪地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初晨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冷冷地开口,见慕初晨含笑地看着他,夜君昊略犹豫,不过最终他还是把他的意思表达清楚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改变策略了?”话锋一转,带出了讽刺:“为了离婚,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    慕初晨:……

    那是以前的她,前世,她为了离婚的确是无所不用其极,但夜君昊一直不同意离婚,可能是想让儿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吧。

    又沉默了一会儿,夜君昊似是下定了决心,他说:“我今天的行程排得很满,实在是挤不出时间,明天,明天我挤出一个小时,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吧。”

记住手机版网址:xiashukan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