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怨不得夜君昊心思百转,想到了多种可能性,实在是夫妻关系僵冷如冰。

    夜君昊话不多,道过谢后,除了那双黑沉沉的眸子依旧死死地盯着慕初晨之外,就一言不发了。

    过于安静的环境让慕初晨心里没底,她主动打破彼此间的沉默,“你这是要带慕慕去哪里?”

    夜君昊抿唇。

    慕初晨猜测:“是不是慕慕不舒服?”

    她跨上前两步就伸手去摸夜慕的额。

    由于她动作太快,父子俩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那只白净的纤纤玉手就欺上了夜慕的额,等初晨摸完了,确定儿子没有发烧,缩回手后,父子俩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扁着嘴,两只小手轮番揉擦被妈妈摸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委屈上了。

    妈妈坏,偷袭他。

    “我带慕慕去君氏酒店谈生意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觉得不能沉默了,否则这个女人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慕初晨恍然,随即又笑道:“我也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:“……初晨,商总脾性不好,也是君氏很重要的客人,你别搞破坏,造成损失的话,是以亿计算的。”

    慕初晨很受伤,她委屈地看着夜君昊,知道她一流露出委屈,夜君昊就会心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上辈子死后灵魂不灭,看到夜君昊帮她收尸,处理后事,还曾守着她的尸身一夜无眠,眼底的伤痛遮都遮不住,慕初晨也会以为夜君昊对她没感情。

    夜君昊别开视线,不看她,免得自己心软。

    见他不看自己,慕初晨保证地道:“君昊,我保证不会搞破坏,我要是搞破坏,你们公司损失多少我都赔偿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很想说你赔得起吗?

    话到嘴边,却没有说出口,觉得会伤了她。

    虽说夜君昊不想带着慕初晨去见客户,奈何慕初晨脸皮厚,就像块牛皮糖似的,无视夜君昊那张阴沉的脸,硬是挤上了夜君昊的专车。

    上车后,夜慕不想挨着妈妈。

    夜君昊理所当然地挨着了慕初晨。

    小家伙贴靠着爸爸,时不时地探出个小脑袋来看着慕初晨,每次母子俩的视线交汇,慕初晨都会冲他温柔地笑。

    “君昊,你先把汤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慕初晨从夜君昊手里拿回饭盒,揭开了盖,拿起汤匙就要喂夜君昊喝汤,惊得夜君昊差点撞开车门跳车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快速地夺过了汤匙和饭盒。

    也不管汤水还有点烫嘴,他就着饭盒就这样喝,连汤匙都不用。

    满以为会很难渴,汤水入嘴后,他咂出了味道,嗯,挺好喝的。

    小夜慕仰着头看着爸爸就着饭盒喝汤,见爸爸越喝越欢,小家伙咽了咽口水,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里有着渴望。

    可能是儿子渴望的眼神过于强烈吧,夜君昊停止了喝汤,偏头便对上儿子那满是渴望的眼睛。

    夜君昊:……他是就着饭盒喝的,不好再喂儿子。

    摸摸儿子的头,夜君昊温柔又歉意地说:“慕慕,下次,下次爸一定和你一起品尝。”

    这次,他自己独享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居然能独享初晨亲自熬的汤,夜君昊顿觉得汤水更好喝了,就像喝蜂蜜水一样,心底划过了甜意。

    等夜君昊喝完了汤,慕初晨体贴地用纸巾帮他擦嘴,动作轻柔。

    夜君昊如遭雷劈。

记住手机版网址:xiashukan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