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慕初晨!”

    夜君昊咬牙低吼:“按摩是那样按的吗?”

    她简直就是在挑逗他!

    见鬼了!

    以前连他走近她一步,她都像防狼一样防着他,他要是碰触一下她,她会看到什么就抄起什么朝他身上猛砸。

    “那,是怎样按的?”

    慕初晨抬头看他,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,闪烁的都是煸情。

    那修长柔软的玉手顺着他的大腿往他的腰上爬,“君昊,你说,该怎么按,我会好好地学,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!”

    夜君昊受不了她的挑逗,但面上还绷着,一副生气的样子,腾出一只手捉住她放肆的手甩开,警告她:“慕初晨,你再乱来,我马上就把你扔下车去!”

    慕初晨当即眼圈泛红,一副委屈样,沾着泪花的眼睛眨着眨着,别提多可怜了。

    “君昊,你好凶!”

    夜君昊:“……你好好地坐着,我会凶你?”

    天知道,他忍得多辛苦!

    她的挑逗,对他来说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再让她那样下去,他担心自己会在车上就要了她。

    但,那样,只会让夫妻关系更加的恶劣。

    他始终忘不了新婚第二天,她又哭又骂的样子,那会,她看他的眼神带着恨意,恨他毁了她的清白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夫呀!

    “我,我又没有做什么,就是想帮你按按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你没有做什么,你知道……好好地坐着,不准靠着我!”

    夜君昊警告她,“还想坐着我的车回家,就好好地坐着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认为慕初晨挑逗他,是想挑逗得他扑倒她,她可以告他婚内强暴。

    慕初晨委委屈屈地挪了挪,贴窗而坐。

    见她那样子,夜君昊又自责懊恼。

    明知道她不是真心的,是在挖坑等着埋他,他还是会心疼。

    “章叔,把那盒纸巾给我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吩咐着。

    司机章叔赶紧把放在车头的那盒纸巾拿给他。

    夜君昊接过了纸巾盒子,抽了几张纸巾,伸长手递至初晨的面前,“擦擦泪,我不是有意凶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凶的我,害我哭的,你帮我擦泪。”

    夜君昊僵了僵。

    良久,他终是动作轻柔地帮她擦去了脸上的泪珠。

    慕初晨感动至极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管她怎么闹,怎么作,他都包容着她。

    越是感动,泪水落得越凶。

    夜君昊蹙眉。

    见她还是不停地掉泪,他忽然把整盒纸巾都塞到她的怀里,冷冷地道:“自己擦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初晨是什么反应,他扭头,看着车窗外,逼着自己硬着心肠,不要一次一次地软化在她的泪水中。

    慕初晨自己擦干了泪水,见夜君昊不看她,不知道他哪根弦断了,明明前一刻还心疼她的,下一刻又板起脸,筑起冷硬的城墙不让她靠近了。

    她带给他的伤害,到底有多深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夫妻俩再无对话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也是吃了饭,夜君昊略坐了一会儿,又抱着儿子出门了。

    平时,他是在君氏酒店吃饭的,饭后回办公室里,带着儿子在办公室内的休息室午休。

    今天是慕初晨要求他去步行街接她,一起回家吃饭,他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君昊。”

    慕初晨追到屋门口,叫住了夜君昊。

    夜君昊停下来,但没有转身,只是低沉地问她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晚下,你还回来吃饭吗?我亲自下厨做你最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最爱吃什么?”

    慕初晨:“……你,你喜欢吃什么?”

记住手机版网址:xiashukan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