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圣手闯都市 战龙觉醒 潜龙神卫 从北朝世子到南朝国士 婚里婚外不可欺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豹豹我呀?大概是废了 林东苏曼 华娱星辰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345 深入信使的虎穴 (第1/2页)

    百草诗从折羽的脸上看到了他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幽怨归幽怨,不吃是不可以的。“你看,这世上最珍贵的本草,总是生在气候最恶劣的环境下,就比如这冬虫夏草。看在我辛辛苦苦,以身体丈量大地的份上,你都吃光好不好?”

    折羽想象着冰天雪地里,百草诗匍匐前行,在泥土里,草甸里寻找药草的情形,手冻得红肿,像馒头似地不再灵活,他的心便觉得疼得抽抽。

    “你的那份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你睡觉的时候,我吃过了。”这倒是真的,只不过她把位置不好的鸭肉分给了其他人,而精华和所有虫草都留给了他。

    折羽端着碗,眼眸被汤的热气熏得水润,“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百草诗乖乖坐在他身边,手臂搭在膝盖上,看着他。

    折羽的碗伸了过来,在她唇边,“你和我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共用一个碗的节奏了。百草诗想着,反正两个人也亲过了,一个碗也没啥不可接受的。她叼着碗沿,小口喝了口汤。

    折羽勾唇而笑,带着些许狡黠,“吃那个八爪的虫草,好东西不能都给我,你太瘦了,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百草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就吃,能不能不要强调八爪?搞得她也被虫草上的爪子密集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理智还在的,好东西不能浪费,她夹了一条,细细咀嚼。

    折羽这才吃。

    碗在两个人之间传递,一碗汤喝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……木蝴蝶茶呢?”折羽想起了这茬,吃了这些虫草,他很像来点清淡的茶。

    “高原上的水,达不到一百度沸点,冲茶的话……”百草诗自然而然地说出来,可听在折羽的耳朵里,又是一阵起伏。

    什么是沸点?一百度是什么概念?折羽没有概念。他只知道,他的小娇妻,和他隔着很远的距离。放下了碗筷,折羽握住了她的手,放在自己掌心。“告诉你,你不会回老家不管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高岭之花沾染了尘埃,变得患得患失起来。

    “故乡啊,就是用来怀念的。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其实你还想回去的,对不对?”折羽追问。

    百草诗拨弄了一下折羽的额前碎发,笑道: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有一条时空隧道,可以回到我的故乡,我一定带着你,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又说了会话,百草诗问:“你是怎么说服老头子,让你来云昭的。”

    折羽冷笑一声,“他大概以为我命不久矣,对我歉疚罢了。再说,这是我母亲的故土,他或许觉得有神灵保佑,说不定借此度过劫难?”

    帝王之家总是人情凉薄,百草诗并不想折羽与皇家过多牵扯,可焱武帝似乎不想放任他不管。

    提到了神灵,百草诗问:“你对鱼螺之神有多少了解?”

    折羽沉吟一下,道:“这些怪力乱神之说,古籍记载并不多。我还是上次在坤鸣书院的藏书阁,看到了一些。云昭在上古时期,巫医盛行,很多大巫自诩得鱼螺之神授命,管理子民。所以鱼螺就是他们的图腾,这和玄鸟是大焱图腾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脑海里有什么在百转千回,以点及线,慢慢形成了事物的轮廓。“鱼螺之神竟然和巫医紧密相连吗?巫医的医术怎么样?”

    折羽见她如此兴致勃勃,,一把揽过了她的腰,刮刮她的鼻子,“说吧,你又在打什么主意?巫医最擅长的是咒语和祝由啊。”

    等等,百草诗捂住了折羽的眼睛,从空间里取出了那本《大祝由术》原本,“噔噔噔,看看,这是什么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折羽接过了书籍,惊诧之色一闪而过。当他翻开时,看见那些奇怪的文字时,下意识读了出来。那些发音很难,但他的发音莫名让人觉得好听。

    “羽宝,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你不会不懂的吗?这分明是全能大佬在线脱马甲啊!”

    折羽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在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懂。无奈归无奈,折羽还是耐心解释,“我母亲毕竟是云昭人,皇室子女小时候是要学云昭古文的,这是一篇云昭上古文字写的。”他比了一下小拇指指甲,“我只会那么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即使这样,那也相当了不起了。“那里面讲了什么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百草诗拿着这些文字让系统翻译了一遍,系统给到的结果就是咒语,然而折羽的答案不尽相同。“上古巫医精通一种养蛊之术,所以,”阖上了书本,折羽眼底闪过一抹忧色,“我们之前杀的那些蜈蚣和蝎子,并不是普通的毒物,而是,蛊虫。”

    百草诗被震惊地久久无语。这时帐篷外真一的声音传来,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真一楼去审了信使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帐篷的帘子挑起,真一楼进来,看着二人亲密地并排而坐,他垂眸说道:“那个信使虽然傲慢无礼,但还是交代了。他们在为鱼螺之神豢养蛊虫。蛊虫以人的精血为食,所以那些消失的采药农,多半都是被这些蛊虫所食。”

    百草诗只觉得恶寒,那是一条条生命,就这样喂养了蛊虫。这些人顶着鱼螺之神的旗号,却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,怎么能容忍?“既然是这样,他们何必绕着大弯子来到那齐雪域高原?”

    折羽拧着眉,开口道:“我知道了,你们看这些冬虫夏草,这种虫与草结合的造化神奇之物,在他们看来是孕育蛊灵的天然宿主。所以他们不惜跋山涉水,冒着被大雪吞噬、被风暴湮灭的危险,来到这篇雪域。如果我猜得没错,那些采药农采得的冬虫夏草,都进了蛊虫的肚子。而蛊虫也因为冬虫夏草,战斗力加倍提升。”

    真一楼点了点头,有那么一瞬间,他忽然明白了总舵主的选择。这样聪慧的人,如果和他们复国会站在了对立面,将会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!而现在,折羽的智慧可以为他们所用,可以出谋划策,为他们指引一条明路。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百草诗捏着手指指节,发出了咯嘣响。“还能怎么办,自然是深入虎穴探虎子,将那些害人的蛊虫通通捣毁。”

    那个信使来的时候是四个人,现在只剩下他一个
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最新网址:m.xiashukan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校园护花修真者 她从长夏醒来 反派女主她又强又飒 战龙觉醒 幽林 奴家不当血宠 大昊:贪狼女将军 一觉醒来,我穿成了炮灰太后 那事那年那几人 未名之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