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战龙觉醒 陈少阳傅听云胡八仙 秦阳林霜舞 剑道古帝 上门龙婿叶辰(叶辰萧初然) 沈毅林清白 秦风柳红颜 当爱情扎了根 吞噬刀神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第二十章:委曲求全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娘亲,你实话告诉玥儿,”白初玥附耳低声问娘亲,“咱爹爹,是否真的贪墨?”

    “你爹爹的事,我怎么会清楚。”晚香玉眼神闪烁,脸上有些难堪,也低声道:“但水至清则无鱼,这官场中人,哪个是干干净净的。”

    看娘亲这脸色,白初玥心里就雪亮了:莫非爹爹真的贪墨,并无冤枉?

    晚香玉又看着迟疑的白初玥,压下心头的忧急,再软声道:

    “玥儿,不管如何,那可是你的爹爹,你赶紧答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什么事我都答应娘,为救爹爹,即便是赔上玥儿的性命,也在所不惜。可是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生孩子,这事打死我也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白初玥还是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花妈妈在一旁早不耐烦了,怕自己的万两黄金打了水漂,于是在旁边劝道:

    “白初玥,你还真是不孝!你娘亲都跪求你了,她可是生养你的娘亲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你怎能眼睁睁看着父亲死而不救呢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救爹爹,只是以其他方法救,帮爹爹查清案情来龙去脉,为爹爹洗刷冤屈,而不是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白初玥虽然也担心爹爹的安危,却保持自己做人的底线。

    花妈妈又开始训导:

    “白初玥,你还真是太天真,官官相护,你以为凭你区区女子,就能为你爹爹洗刷冤情吗?这明日就问斩,你别做梦了!”

    白初玥心烦意乱的捂起耳朵不想听,可是花妈妈还是喋喋不休:

    “你爹爹若是获罪斩首,你们身为女眷,不是被流放就是被充去做军妓。

    那些如狼似虎,终年没闻过女人味的**子,见了你这天仙美人,还不将你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那下场,与咱花满楼相比,这里可就是天堂了!”

    白初玥即便捂着耳朵,还是听得心烦意乱,她委屈得眼泪落下:

    “你们都别逼我了,让我静一静,好好想想怎样救我爹爹。”

    花妈妈冷笑一声,继续唠唠叨叨:

    “你可以在这里静一静,想一想,你爹爹可等不了,刽子手里的屠刀更不会等!

    再说,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生儿子又怎么了,只要能救你爹爹,管他四肢不全,五识俱丧,你都把他当战神伺候。

    这眼睛一闭,想象着睡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就是那俊美绝伦的战神承王,自己是王妃娘娘。

    就是他战神,心血来潮,要找青楼姑娘生儿子,管他什么歪瓜裂枣的,什么男人不都是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花妈妈话音甫落,黑衣蒙面人喝一声,手上的剑倏然出鞘,像闪电般掠过花妈妈的脖子。

    花妈妈还没反应怎么回事,她脖子上的血已喷薄而出,瞪着对死不瞑目的眼睛看着那蒙面人,软软的栽倒。

    花妈妈倒地身亡,黑衣蒙面人也骇然的看着自己手中滴血的剑,似乎惊愕自己为何会如此冲动,想也不想就杀了花妈妈。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她放肆,聒噪,讨人厌,自己就出手杀了她?

    黑衣蒙面人随即回过神来,对倒在地上的花妈妈,恶声恶气道:

    “堂堂承王,赫赫战神,岂是尔等刁民可以诋毁的。你乱嚼舌根,不怕株连九族,老子还怕被连累呢!”

    晚香玉看着前一刻还在呶呶不休的花妈妈,后一瞬却已殒命,吓得双腿一软,栽倒地上。

    就连白初玥也骇然的看着刹那间便杀人的黑衣蒙面人。

    此人就是怕背后非议承王被牵连,就一下子杀了花妈妈?

    终究是一条人命,这也太狠了吧?

    听说有怎样凶恶的狗,就会有怎样狠毒的主人。

    这黑衣蒙面人如此,他的主人更不会是什么好鸟!

    心里对他的主子更加憎恶。

    惊魂甫定的晚香玉立马跪在黑衣人面前,战战兢兢道:

    “这位爷,我定会劝服我女儿,答应你的条件,只求你一定信守诺言,将我家老爷救出来,我家老爷可是真的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耐心,可是有限!”

    黑衣人冷冷道,将沾血的剑,在花妈妈的尸身上擦干净,回剑入鞘。

    晚香玉转而哭着跪求白初玥:

    “玥儿啊,你方才也说为了救你爹爹,哪怕是牺牲自己性命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娘求你,求你了!不过就是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生孩子罢了,你就答应吧!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白初玥也哭着给她娘亲跪下,“不是女儿不孝,女儿可以为爹爹去死,但给那样的主人生孩子,倒不如让女儿去死啊!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给我家主人生儿子是抬举你,你居然如此不恭?!”

    听那黑衣蒙面人的语气,想来他的脸色应该和蒙脸布一般黑了吧。

    “大爷息怒……”晚香玉看看花妈妈的尸体,吓得赶紧求饶。

    随后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劝白初玥:

    “玥儿啊,你想想你离家出走那年,若非你爹爹,你早被夫人浸猪笼沉池了,哪里还有性命啊。

    日前爹爹被抓,你还在你爹爹面前,发誓要救他,不过是身皮囊罢了,你如何就舍不得了啊!”

    白初玥的眼前,又浮现当日爹爹被抓走的一幕:

    爹爹被抓,白初玥跑到囚车前,爹爹隔着囚车对她喊道:

    “玥儿啊,你要救爹爹,只有你能救爹爹啊!”

    她当时跪下来对爹爹哭道:“爹爹放心,玥儿哪怕拼了性命,也会救你的!”

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最新网址:m.xiashukan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校园护花修真者 她从长夏醒来 反派女主她又强又飒 战龙觉醒 幽林 奴家不当血宠 大昊:贪狼女将军 一觉醒来,我穿成了炮灰太后 那事那年那几人 未名之城